<i id='7v6ri'><div id='7v6ri'><ins id='7v6ri'></ins></div></i>
    <fieldset id='7v6ri'></fieldset>
    <span id='7v6ri'></span>

        <ins id='7v6ri'></ins><dl id='7v6ri'></dl>
        <i id='7v6ri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7v6ri'><strong id='7v6ri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7v6ri'><em id='7v6ri'></em><td id='7v6ri'><div id='7v6r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v6ri'><big id='7v6ri'><big id='7v6ri'></big><legend id='7v6r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tr id='7v6ri'><strong id='7v6ri'></strong><small id='7v6ri'></small><button id='7v6ri'></button><li id='7v6ri'><noscript id='7v6ri'><big id='7v6ri'></big><dt id='7v6r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v6ri'><table id='7v6ri'><blockquote id='7v6ri'><tbody id='7v6r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v6ri'></u><kbd id='7v6ri'><kbd id='7v6ri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七隻白色的,四隻紅色的,兩隻藍色的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8

            我認為,在我們的生命中,每一件物品都令人擁有一份回憶,或是苦澀或是甜蜜,但都是珍貴的。在我的生命中,那件物品是一個生銹的錫盒,它承載著最多的回憶,我僅需要看一眼那個破舊而古老的錫盒,就可以排解如潮水般的往事與強烈的情感——許多快樂的,許多憂傷的——我所有的一切。那個錫盒在書架上,緊挨著我五歲女兒的照片,正默默地休息。

            我生命中最初的真愛,那個依然使我最心痛的人,是一個叫古谷仁美的日本女孩。在日本,她的名字本意是純真的美女,你隻需要看她一眼就可以理解它的含義而不必與她交談。我們第一次邂逅是在日本沖繩縣的一個夜總會裡,我26歲,她21歲。我斷言,她是由童話故事中的人變來的。她又長又直的柔軟光潔的黑發垂到完美的腰部,襯托出105磅的身材。她的皮膚松軟,曬成瞭棕黃色,似乎是一直生長在陽光之下;但是記憶中最多的是她的眼睛。她的眼神似乎能完全穿透我並且碰觸我心靈的最深處。

            第一次見面後不久,我們開始約會。古谷仁美是個善感的人,她十分看重每一天。這令我不解。

            我們相戀大約一個月後,一天,她如約趕到瞭公寓,給瞭我一樣東西。"禮物。"她說。我打開她仔細裹著的用來做禮品包裝的手帕。我為所看到的禮品感到吃驚——一個破舊的,老式的,生銹的,淡綠色的錫制煙盒,盒蓋上有一幅畫的印跡。通過銹跡斑斑的,缺損的油漆,我僅能辨認出是一個手指與一隻耳朵的圖案。盒子的其餘部位看上去同樣糟。

            "謝謝,"我對她說,"如果我們要交換廢品的話,我可以從廢物堆裡挑些東西送給你。"

            她並不明白我是想幽默一下。"打開。"她說,拿起盒子,遞給我。我把盒子緊緊地握在手中時,油漆與銹從上面脫落瞭。我不願意打開它,擔心裡面仍然有世界上第一個幹果蛋糕的碎屑。"打開。"她又說瞭一遍,這次生氣瞭,拍瞭一下我腦袋的一側,並且把盒子推到我的胸口。我打開盒子,驚呆瞭。裡面用金箔裝扮得很精致,像鏡子一樣亮亮的閃光。

            盒子裡是一隻白色的折紙鶴。"我們在一起的每個月,我會為你折一隻白鶴。放在我們的盒子裡,"她說,"一年後,我們將把紙鶴串在一起,掛在廟前的祈禱樹上。這將是我們感謝上帝讓我們在一起的方式。如果我們相愛瞭一年,我會給你折一隻藍鶴放在盒裡。如果我們曾有過爭執或吵架,我會為我們折一隻紅鶴,我們在盒子裡看見它時,就會像夫妻一樣憶起我們所犯的錯誤,從中吸取教訓。當我們最後牽手時,我就把兩串白鶴掛在廟前的祈禱樹上。很快,除瞭那隻白鶴,幾隻紅色的鶴也出現在我們的盒子裡。

            在我們相處的第三年過半時,古谷仁美開始患病瞭。過去,她曾告訴我,她的身體不好,但是沒什麼,讓我不必擔心。那是古谷仁美曾對我講的惟一的謊言。通過她最要好的朋友,我知道瞭她患有白血病,並且那可怕的疾病已到瞭晚期。她的父母央求瞭幾個星期後,把她送入瞭醫院,她們最終讓我見見她。我坐在她病床的旁邊,輕輕地吻著她的嘴唇。她看到我時,笑瞭。

            "你好,寶貝。"她低語著。然後,她指著床邊的床頭櫃說:"請為我打開。"我打開瞭床頭櫃,看到裡面有一隻白色的紙鶴。"我想把它帶到你的房間裡,可是我的病情太重瞭。我很抱歉。請你現在放到我們的盒子裡,好嗎?"

            我點點頭,輕輕吻著她的額頭。眼淚流下瞭我的臉頰。我沒有註意到她已經變得多麼虛弱。她的皮膚,曾經曬得黝黑,閃著光澤,現在變得蒼白而灰暗。我也未註意到由於多次化療,她每天仔細梳理的長長的柔軟光潔的頭發已消失瞭。我沒有註意到那些。對於我,她依然如我們第一天相遇時那般美麗,也許甚至更美。那時,我意識到我並沒有看到她的外表——我看到瞭她的內心。我看到的她內心的美永遠不會改變。我明白瞭什麼是重要的東西。我現在理解瞭她送給我錫盒的意義。這是她讓我做好準備的一種方式,因為她瞭解自己的病情是不可避免的——這也是她讓我懂得純真的美存在於內心深處的一種方式。重要的東西,真實的東西,都包含於裡面,而無論外表看起來多麼破碎或陳舊。

            兩天以後,古谷仁美去世瞭。因為我是外國人,她的傢人並不同意我參加她的葬禮。我知道她不在靈柩中,而是與我在一起。我每次打開那個古老的錫盒時,她總是會朝我微笑。

            我曾經讀到:"除瞭擁有物品的他或她之外,沒有人知道它的確切含義。"看著那個錫盒時,我想這句話多麼真實啊。她去世後,人們問起我與古谷仁美的戀愛關系時,我的回答對我來講是簡單的,卻令他們迷惑不解:"七隻白色的,四隻紅色的與兩隻藍色的"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