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560f4'></dl>

    <code id='560f4'><strong id='560f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i id='560f4'></i>
      <ins id='560f4'></ins>

      <i id='560f4'><div id='560f4'><ins id='560f4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560f4'><em id='560f4'></em><td id='560f4'><div id='560f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60f4'><big id='560f4'><big id='560f4'></big><legend id='560f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span id='560f4'></span><fieldset id='560f4'></fieldset>
      2. <tr id='560f4'><strong id='560f4'></strong><small id='560f4'></small><button id='560f4'></button><li id='560f4'><noscript id='560f4'><big id='560f4'></big><dt id='560f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60f4'><table id='560f4'><blockquote id='560f4'><tbody id='560f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60f4'></u><kbd id='560f4'><kbd id='560f4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雨愛相隨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陰雲密佈,電光躲在披風後,遮掩潔白的聖光,還是時不時的溢出,閃閃發亮,雷聲陣陣,追逐光的足跡,潤雨逐流,撒滿天際,雲跡人間。

            你,隻站在路中央,任雨澆灌,衣角、發尖時不時滴下一顆顆冰晶,劃過眼角,水流滿面,讓人迷惑,不知是淚水,或雨水;潔白的衣衫已濕淋淋的一片,寬松的秀褲已成瞭緊身褲,秀發遮掩著她的臉,一動不動,看似木雕、石雕…

            遠處,有一輛單車出現在雨幕中,槍林彈雨,打透瞭單車的防護衣,把單車洗刷出亮麗的天藍,車座上有一個白影,雨幕模糊瞭他的身影,模糊瞭他的樣子,他的單車停在瞭女生的面前,伸出那支寬厚的手掌,撫摸她的秀發,她的身體開始顫抖,緩緩的抬頭,看著眼前的他,凌亂的頭發,在雨中也是一種特別的美,頭發遮不住他那張清秀的臉孔,那清澈的眼神,熟悉的笑容,依稀映入眼簾,她笑瞭,她等到瞭!

            “傻丫頭,你怎麼在這淋雨,也不知道躲躲,都不關心自己!”他笑著對她說,一邊梳理她的頭發。

            “我在這等你啊!是你叫我在這等你的,你忘拉!”她的言語中帶著一絲絲欣喜。

            “有嗎?哎~算瞭,不去想原因瞭!”他撓瞭撓頭!

            她被他可愛的樣子逗笑,“呵呵~算瞭,反正你都記不住的,就算勉強記住瞭,也會忘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恩,是嗎?也許吧!”他一副傻傻的樣子,“傻丫頭,上車,帶你去吃甜品吧!最近有一傢新開的‘嘉茫轅悅’,聽說味道蠻好的,我們出試試?”

            “那我們還在這幹嘛!快騎,美味的甜品,你們等著我,我來咯~”她跳上單車,習慣性摟著他的腰。

            “你啊!每次一聽到有甜品,你就這樣子,小心被我拉去賣瞭,你還在幫我數錢呢!”他踩著單車,開玩笑的說。

            “呵呵~誰讓誘惑我的人是你,被你賣瞭,我也願意。”她笑言。

            “傻丫頭…”他把車停在門口,習慣性摸摸她的頭,“我們進去吧!”

            “嗯嗯!”她抱住他的一條胳膊,一起進入嘉茫轅悅。

            一進門就有人來招待他們,是個女生,還穿著白色旗袍,“請到這邊來…”

            他們在旗袍女的帶引下坐在靠窗口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“請問有什麼幫到你們?”

            “恩,把甜品都來一份…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“請稍等…”旗袍女轉身將走,卻被他叫住瞭,“請問還有什麼吩咐?”

            “麻煩你幫我們拿兩條毛巾過來,謝謝!”他笑著道。

            “不麻煩,請稍等,毛巾很快就送來!”旗袍女轉身離去。

            一會,兩條毛巾被她端上來,他還是回瞭句謝謝;便拿起毛巾為她擦拭秀發上的雨滴,是那麼的溫柔;之後,甜品陸續被端上來,他們開動瞭,吃得不亦樂乎…

            他們再次出現在嘉茫轅悅的門口,推著單車,兩人並肩而行,她的頭依舊依靠著他的肩膀…

            地上的小水潭映出一對甜蜜的小情侶,記錄下這一份愛情…